导航

从废柴少年到千亿富翁,他是如何实现逆袭?

发布日期:2019-07-24 16:51:18编辑:柯乐

从废柴少年到千亿富翁,他是如何实现逆袭?

第一章

灯光璀璨的滨海市,热闹喧嚣的步行街。

此时一个脸色苍白,骨瘦如柴的少年,光着脚光着脚一摇三晃的走在街上,状如醉酒。

周围的人群纷纷对衣衫不整,浑身酒气,形如疯子的他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少年深深呼吸着有些炽热且浑浊的空气,模糊的双眼看着自己微微有些颤抖的双手。

“这是哪儿?”

“我不是在玄羽宫守着鸿蒙太虚炉吗?为什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他努力的回想着究竟发生了什么,刚才他正在利用鸿蒙太虚炉炼制丹药,运行至第六个大周天的时候,不料炉中的轩辕帝火外泄,灼热的帝火冲散了他的躯体,仅有的一缕神识掉进了这个名为苏羽的少年体中。

“天意,真乃天意。想我堂堂神域宗鬼医门十万年的仙鹤帝尊,竟一时疏忽,落得如此下场,大劫如此,真乃天意啊。”

记忆中,这个叫做苏羽的少年,在酒吧里饮酒过度,酒精中毒死在了包间之中。

“罢了,罢了,大不了从头再来。”

“苏少威你走,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要不然我就死给你看。”

“嘿嘿,我说你也真是的,想我那没用的废物弟弟,有啥好的?倒不如跟着我算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疼你的。”

苏羽的精神和身体正处在极其不稳定的重合阶段,所以眼神迷离,神情有些恍惚,但是却凭借着本能走到了他自己的屋门前。

此时门口一男一女正在争执着什么,似乎是那个男的想要闯进门,而那个女的却死死的抠住门框不许。

站在屋子里面努力想要合上门的,是一个美得让人心中悸动的女子,但是看见苏羽之后,脸上的表情,却像是寒冬里的冰块一样,那样的冷漠。这个人是他的妻子马晓璐。

但是苏羽知道,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感情,马晓璐只不过是马家为了和苏家获得生意往来的牺牲品而已。

而此时她手臂上那块触目惊心的淤青,正是苏羽昨天从她手中抢走钱的时候大打出手所留下的。

因为苏羽本来就是私生子,加上从小精神还有些问题,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基本上已经被家族彻底放弃,能够给他娶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婆,更多的也是让苏家看上去比较有面子。

站在门外的这个和苏羽有几分相似的男子,名叫苏少威,是公认的苏家未来的接班人,被家族寄予厚望。

而他对马晓璐垂涎已久,隔三差五的就会过来“窜门”,而懦弱的苏羽,却从来都不敢说上一句话,所以苏少威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

看着苏羽回来,两个人几乎同时愣了愣,然后把目光落在了苏羽身上。

“哼,废物还知道回来啊?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苏少威冷哼一声,不屑的出言嘲讽道。

苏羽慢慢的走了过去没有说话,只是回头冷眼瞟了瞟苏少威,也就在两人目光交汇的一刹那,让苏少威感到诧异的是,苏羽居然没有的闪躲。

反而从苏羽眼中折射出的光芒,高傲得让苏少威浑身觉得有些不自在。

他从来都没有在苏羽的眼中看见过这样的神采。这种眼神给苏少威一种,自己在他的面前,如同蝼蚁一般弱小的感觉。

而苏少威当然不知道,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却已不是以前苏羽,他是十万年渡劫成仙,神域宗鬼医门的掌门,又号“仙鹤帝尊”,所谓“仙鹤一眨眼,阎王也犯愁。”。

在这样一个人的面前,苏少威确实渺小得像是蝼蚁,甚至连蝼蚁都算不上,只不过是一颗漂浮在宇宙之中的尘埃罢了。

“你个废物长胆了是不是?瞪什么瞪?”片刻之后,苏少威反应过来,他似乎在和苏羽对视的过程之不自觉的落了下风,略微有些慌张的说道。

苏羽摇了摇头,本想一挥手,直接将这个碍眼的家伙扇到九霄云外去,可是刚一抬手,却发现自己现在法力全无,只不过是一介普通凡人而已。

“滚!别让我再看见你。”苏羽没有再多看苏少威一眼,淡然道。

而当苏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马晓璐也是一惊,纤细的手指捂住了嘴。

她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这样的话,居然能从苏羽的口中说出,懦弱的他怎么敢在面对苏少威的时候说出这样的话?

“你说什么?”苏少威有些恼羞成怒,已经卷起衣袖,大有动手之势。

他不明白,以前看见他,就像是老鼠看见猫一样的苏羽,今天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敢说这话。

“我说这是我家,让你滚,记住当我第二次见到你的时候,你会是一个死人。”说完之后,苏羽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看马晓璐。

后者好像是有些害怕一般,给苏羽让开了一条道,让他走进了屋子。

苏羽不惧的态度,再一次让苏少威震惊,刚想伸手拽开房门冲进去痛扁苏羽一顿的时候,房门趁他不注意“啪”的一声被合上了。

“咚!”

苏少威狠狠的一脚踹在了房门上,站在门口嚷嚷道:“苏羽,你给老子滚出来。”

只不过,一连叫了好几声屋子里面的人也没有任何的反应,苏少威又是重重的几脚踹在了门上。要不是顾及苏羽还是苏家的人,如果把他怎么样向家里面不好交代的话。

现在的苏少威肯定已经想方设法的破门而入了。

“呸,你这个没用的缩头乌龟。”苏少威愤愤的对着铁门臭骂了一句,转身离开了这里。

苏少威心想:拽什么拽,我想收拾你能有一百种方法。只要我回去给老爸把你在外面那些事情一说,就说你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想要用房子做抵押,到时候这房子就一定会被收回去,你就等着睡大街去吧。

听见苏少威离开的脚步声,马晓璐像是送走瘟神一样的长长出了一口气,还好刚才的苏羽回来得比较及时,要不然她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再当马晓璐回头的时候,苏羽已经走进了自己的卧室,紧紧的关上了房门。

坐在床上的苏羽心里面回想着,外面这个女人是他的结发妻子,但是这段婚姻却名存实亡,根本就没有夫妻之实。

苏羽曾经几次三番的想要对马晓璐用强,但最终都没有得手。而且苏羽还会经常对马晓璐大打出手,现在看来痛苦对方,同时也折磨自己。

苏羽不希望他的修行被尘世的凡情所困扰,而这段婚姻也没有继续的必要,找个时间离婚,这也是马晓璐一直以来的愿望。

苏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现在当务之急是稳定自己的神元,如果仅有的一缕神识再从这个身体里面游离出去,那他可就要灰飞烟灭了。

站在客厅之中的马晓璐,在听到苏羽关门声的时候方才回过神来。有那么一刻,女人的第六感让她觉得这个苏羽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

以往苏羽回来的第一件事情肯定是要钱,当然马晓璐不会乖乖的就给他。

随后两人就会激烈的争吵,折腾好几天之后苏羽就开始恼羞成怒,开始砸东西,最后大打出手强行从马晓璐手中抢走钱,继续他花天酒地的生活。

可这一次截然不同,没有大吵大闹,反而还出人意料的怒斥苏少威,在马晓璐记忆中,这恐怕是苏羽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也就在马晓璐以为苏羽真变了的时候,客厅里面残留的酒气却提醒了她,这个人或许根本就没有变,刚才的一席话只不过是酒壮怂人胆而已。

房间之中的苏羽盘腿坐在床上,双目微闭开始调息。

“从头再来,这一次不知道需要多长的时间,以前走了不少的弯路耗费了不少的时间。这一次《六道轮回经》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第二章

经过一个晚上的调息,苏羽在身体里面将《六道轮回经》的炼体一篇,运行了整整三遍。

随着不断的运行,他觉得身体开始变得舒畅起来,神元总算是和身体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

《六道轮回经》的炼体一篇,最主要的作用,就是让身体进行洗髓。就像是一个容器,要让它变得干净,同时增加空间,这也是修炼的第一步筑基。

万丈高楼平地起,如果基础不够牢靠,不光大厦不能盖得更高,而且随时都有倾倒的风险。

苏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睁眼发现自己全身的皮肤之上布满了一层黑色的淤泥。这就是炼体的结果,能够清除身体里面的垃圾。

苏羽推开房门走了出去,看了看马晓璐的房门,发现房门紧闭。但是苏羽清楚,马晓璐不在家里,这个时间点她应该已经去了公司上班,关门是害怕苏羽进她的房间乱翻东西。

苏羽走进厕所洗了个澡之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在冰箱里找到了半截萝卜,吃完之后开门走了出去。

炼体之中最为困难的一个地方当属“紫极灵瞳”,而在地球上依靠每天早晨太阳初升东来的紫气,是加速“紫极灵瞳”修炼的不错选择。

昨天晚上在梳理记忆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一个不错的去处,滨海市东边的海岸,那里不仅能够吸取东来的紫气,还能够吞吐浩瀚的海气。如果地球上的灵气不是十分匮乏的话,海洋之中应该有不少的灵气,对于炼气筑基大有益处。

……

又是整整的一个上午,苏羽盘坐在沙滩之上,感受夹杂着浓浓海气的海风,此时的他一双眼睛里,似有丝丝的紫色丝线不断地旋转,最后汇聚于瞳孔之中。

突然苏羽眉头一皱,愕然惊奇:“如此强大的阴气,莫不是……”

苏羽在刚才的吐纳过程之中,感受到海气之中混杂着一股纯净的阴寒之气。

只见他站起身眺望淡蓝色的海面,他可以断定,不远处的海底定有一处阴眼。只可惜现在的他没有足够的实力,否则那里将是一个得天独厚的修炼之所。

此时此刻烈日已经高悬于天际,尚属肉体凡胎的苏羽自然是抵挡不住骄阳的炙烤,加上一个上午的修炼早已腹中饥渴。

可是家里冰箱中的半截萝卜已经吃了,身上又没有钱,想来真是麻烦。

“等过段时间炼制一些聚灵丹,应该就不用为吃饭这样的事情犯愁了。”苏羽一边在心里面想着,一边往前走。

一颗聚灵丹,起码可以让一个普通人三天不吃饭也不会感到任何的饥饿感。

……

“老板,你们店是要招学徒吗?”苏羽在大街上转了好久,终于看见一家名为易福馆的中药店外面贴着招聘启事。

想来身为一代医仙的他,在这里工作应该再合适不过。

老板陈福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戴着一副眼镜身体微微发福,看了看苏羽随口说道:“你是医学院毕业的学生吗?”

苏羽本想说自己是神域宗鬼医门毕业的宗师,可是想了想,只怕说出来不但没人相信,还会被人当成是个笑话,于是道:“不是。”

陈福随手从桌上抽出了一张药方,递给了苏羽道:“照着这个药方抓药给我看看。”

苏羽接过来看了看,这是一个普通调理身体的药方,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苏羽就已经抓好了药方上的十几味中药。

“好了。”

这一简单的动作让陈福惊得眼镜差点掉在地上,因为整个过程,苏羽根本就没有用到戥秤,仅凭手上的感觉就抓好了一副药,这让陈福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陈福仔细的看了看,确定分毫不差。

又看了看苏羽,不禁觉得这个人可不简单,咽了口唾沫对苏羽道:“月薪一千二,中午包饭,明天上班。”

第三章

翌日清晨,苏羽发现客厅茶几上用一本书下面压着两百块钱。这是马晓璐上班的时候留给他吃饭的,但是他并没有拿,收拾收拾前往了易福馆。

“下面插播一条新闻,昨日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现一例高烧持续不退患者,疑似新型流感入侵,专家提醒广大市民最近气温突变,注意身体,如有发烧现象请及时就医。”此时易福馆墙上的电视播报着实时新闻。

易福馆中。

一听到这个消息,陈福两个眼睛突然一亮,一拍大腿对苏羽说道:“小羽,商机来了。你看着店我要出去一趟,今天可以提前下班,明天我也不在,你记得来看着店就行了。”陈福说完之后转身拎起一个皮包,开着店外的面包车离开了。

刚刚的这条新闻对于拥有商业头脑的陈福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小的商机。

如果滨海市真的爆发大型流感,那可是大捞一笔的好机会,所以现在他要马上去进购一些抗普通感冒的药,到时候价格肯定成倍的往上翻。

陈福离开之后,店里面就只剩下苏羽一个人,他动手抓了一些药,碾碎之后制成了一个活血化瘀帖。

由于陈福不在所以苏羽早早的关了门,回家发现马晓璐还没有下班,他就自己动手做好了饭菜,炼药制丹对于他来说是家常便饭,所以做饭自然也驾轻就熟。

看着炉火不断地燃烧,苏羽下意识的伸手去触摸天然气跳动的淡蓝色火苗,结果一阵炙热的疼痛感传了出来。

事实再一次的向他证明,他现在是肉体凡胎,承受不住炙热的烈焰。

做好饭菜之后,苏羽自己先吃了,然后将马晓璐的一份留在了电饭煲里面保温。

他在心里面想着:这样两人共处一室却一言不说,实在是有些折磨。

所以苏羽决定待会儿马晓璐回来之后,就和她说离婚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打开了,马晓璐走了进来,一想到工作一天回家还要做饭,她就心生疲态。

看着苏羽坐在沙发上回头看着她,她顿时觉得有些尴尬,正当她准备走进厨房做饭的时候,苏羽轻咳一声开口道:“那个,我有事儿要和你说。”

马晓璐眉头一皱,一旦苏羽有事儿要和她说,八成是离不开钱。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又会要多少。

马晓璐放下手中的皮包,刚想坐在沙发上,却看见茶几上早晨她留下的两百块钱,苏羽并没有动:难道说,这一次不是要钱?

马晓璐心里面想着,但是却没有开口,静静的等着苏羽的下文。

“我们现在什么状态我想大家都很清楚,我也不想耽搁你,你还年轻,不应该被捆绑在这种不幸福的婚姻上,所以我想什么时候,我们把婚离了吧。”苏羽看着马晓璐淡淡的说道。

马晓璐整个人都震惊了,或者她的心里面应该感到狂喜,她不知道多少次和苏羽提出过离婚,甚至是哭求,但都遭到了对方的拒绝,而现在苏羽居然主动提出,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苏羽吗?

“哦,好,可是明天周六民政局不上班,下周一吧。”马晓璐愣了好半天终于开口道。

苏羽点了点头,随后站起身准备继续进屋修炼,可是刚走出去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

马晓璐以为苏羽会反悔,只见苏羽从自己的包里面取出了在药店随手制成的一个活血化瘀帖,递给了马晓璐,指了指她的胳膊说道:“这个,你拿去用吧,对你的伤有帮助。”

看着马晓璐接过了那个活血化瘀帖,苏羽转身走进了房间。

关门继续修炼,今天的他运行《手太阴肺经》消耗了太多的灵气,所以必须要加快修炼才行。

马晓璐的手中拿着散发着淡淡中草药气息,携带着苏羽体温的活血化瘀帖。

“苏羽……他这是在关心我吗?”这是马晓璐又一次觉得苏羽变了。以前的苏羽从来都只顾自己,哪里会在乎别人的死活。

结婚两年,马晓璐生过几次病,但是苏羽却连简单的嘘寒问暖都没有,但就在要离婚的时候,却让她感受到了一点点家的温暖。

不过一想到马上就可以离婚,马上就可以摆脱这个她一直都想要摆脱的婚姻,马晓璐深吸了口气,笑着走进了厨房。

只不过当她看见电饭煲里面剩下的饭菜之时,差点想要狠狠的抽自己两个耳光,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包括刚才苏羽对她说的话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梦境。

“这是苏羽做的饭?他什么时候也会做饭了?”马晓璐心里面想着,但是却抵制不住菜香,拿起筷子吃了一点。

味道居然比赛百味餐厅里面大厨做的还要好,不仅如此而且火候拿捏得恰到好处。

“难道苏羽疯了?”

“可是疯子怎么可能做饭?疯子怎么可能会想到用药膏关心我?”

“可如果不是精神受到了刺激,他又怎么会吃红花蓝果?”

马晓璐摇了摇头:算了别去想了,也许就是因为他精神受到了刺激,所以才会答应离婚,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彻底的让自己自由。

让马晓璐所没有想到的是,苏羽做的饭菜居然如此可口,她足足吃两碗饭,还差点把菜汤喝完。

这时候马晓璐突然有一个非常奇怪的想法,让她有一种短暂的失落感:离婚以后,就吃不到这么可口的饭菜了。

第二天马晓璐的公司放假,平时的她为了躲避苏羽,往往都会以各种理由加班,或许只有让自己疯狂的忙碌起来,她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可是今天马晓璐出乎意料的不想去加班,她想要知道这两天的苏羽究竟在干嘛,究竟是什么让他发生了这样的改变。

而更加让她惊奇的是,用了苏羽给她的药贴之后,原本淤青的地方仅仅一个晚上就全部消失了,并且皮肤还变得红润光滑起来。

当她起床的时候,却发现苏羽早就已经不在家里了,房间之中的床单干净整洁,被子也十分工整的叠好放在床上,阳台之上晾着前两天的那套被单。

苏羽一次次反常的举动都让马晓璐感到不可思议:难道他真的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茶几上的两百块钱依然没动,他又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去做什么?

其实一大早苏羽就已经起床,洗好被褥之后,他就出了门,他要赶在日出之前到达海边,利用东边的第一缕紫气,继续炼化他的紫极灵瞳。

坐在海边的苏羽看着太阳不断的升起,随之深吸了一口气:虽然可以吸纳海气帮助自己筑基,可是速度还是太慢,如果能得到一些名贵药材,最好是千年以上的首乌或者是人参就好了。

而对于这些,东边海底的那一处阴眼,才是苏羽现在最为垂涎的地方。

随后整整一天时间,苏羽都在易福馆里面度过,先后来过几个病人,苏羽都一一为他们诊脉抓药。

不过让他感到好奇的是,今天居然有很多人来买板蓝根冲剂,仅仅一天不到,店里面的板蓝根就已经售罄。

而苏羽一定想不到的是,这一切都和昨天的那一则新闻有关,全市人民都在预防流感,板蓝根这一类的药,自然成为了抢手货。

又一次早早的关门回家,刚进家门就看见马晓璐在厨房里面忙活,但是他却没有说话,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闭目调息。

今天的修炼,又让他原本因为运行《手太阴肺经》损失的灵气恢复过来,他正在试图冲破筑基初期,再配合上《六道轮回经》到时候,他这个被酒色掏空的身体应该就会比常人好上不少。

“咚咚咚!”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马晓璐擦了擦手上的油渍打开了房门,却发现门外站着的是苏少威和另外两个膀大腰圆的男子。

而此时的苏少威手上拿着一个房产证,正用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看着马晓璐。

“哟呵,弟妹下厨呢?做什么好吃的呢?让我尝尝。”苏少威一边说着,一边不顾马晓璐的阻拦闯了进来。

马晓璐恼怒不已,这个人和苏羽简直就是一丘之貉,而相比较之下,苏少威的种种行迹,更加让马晓璐觉得恶心。

“苏少威,麻烦你出去,这里是我家不欢迎你。”马晓璐手里面拿着铲子对苏少威警告道。

“呵呵,是吗?那个废物呢,叫他出来,老子要告诉他,这套房子老爸已经答应给我了,明天你们就必须给老子搬走,要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苏少威底气十足的对马晓璐说道。

这套房子本来是苏羽结婚的时候家里面给的,不过房产证上却根本就没有苏羽的名字。

加上之前苏羽不断的被家族边缘化,苏少威稍微煽风点火,很容易就让苏岳伦彻底的放弃苏羽,回收房子自然也就不足为奇,毕竟谁会期望一废物今后有何大作为呢?

客厅里面的争吵引起了苏羽的注意。

“这怎么可能?这房子……”马晓璐有些诧异,她想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要收回房子。

看着马晓璐现在的表情,苏少威颇为得意的笑着说道:“没错,这个房子现在已经是我的了。不过我不介意你继续住在这里,但是身份嘛却需要调整一下,哈哈哈哈!”

苏少威的言下之意是什么,马晓璐心里面当然一清二楚:“苏少威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苏少威对于这一句话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挑眉道:“卑鄙无耻也是一种美德,这都是跟你们家学的。你为了你们家的生意嫁给那个废物,难道就不卑鄙吗?不过我不会嫌弃你的,只要你跟了我,我相信你们家的生意一定会更上一层楼,即便你不答应,只要我亲自给你们家老爷子开口,我想凭借我这个天翔地产大股东的身份,你们家老爷子我应该不会拒绝吧?”

苏少威的一字一句,都让马晓璐在心里对这个人更加的觉得恶心。

当初就是爷爷以死相逼,她才会委屈嫁给了苏羽,而也确实因为这段婚姻,让当时濒临破产的家族公司,苟延到了现在。

而如今,倘若苏家真的彻底放弃苏羽,马晓璐又和苏少威翻脸的话,马家的公司肯定会遭到重创。

只要在这个时候,苏少威找到马家,以马晓璐作为条件,她相信爷爷一定不会有多余的犹豫。

此时的马晓璐看着苏少威脸都气红了,但是却毫无办法。

“什么味儿?是不是菜糊了?”苏羽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皱着眉头嗅了嗅说道。

马晓璐顿时反应过来,锅里面还烧着菜呢。转身跑进了厨房,留下苏少威和苏羽针尖对麦芒。

“原来你这个废物也在啊,我还以为你跟个缩头乌龟一样的不敢出来呢。正好也省得我麻烦,我要告诉你……”本来苏少威是想理直气壮的告诉苏羽,这个房子现在是他的,让苏羽马上搬走。

可不料,话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苏羽却先开了口:“我也有事要告诉你。”

苏少威一愣,旋即笑着说道:“你是想求我把房子留给你对不对?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房子?身为一代仙尊的苏羽,会为了一套房子求人?金碧辉煌的玄羽宫,苏羽都不曾放在眼里,更不要说区区的一套房子。

反而现在苏少威要收回房子,也就意味着苏家彻底的要和苏羽断绝关系:小小滨海市的三流家族,也没什么好留恋的。正好可以了断这些烦人的人际关系,安心的修炼。

“还记得我给你说过什么话吗?”苏羽语气平淡的对苏少威说道。

“我管你说过什么话?我现在只知道你立刻马上给我滚蛋。”

“呵呵,如果你不记得我可以提醒你。上一次你来的时候我说过,再让我看见你,你就会是一个死人。”苏羽冷眼看着一脸怒容的苏少威说道。

“就凭你,你敢吗?我把脖子伸你面前你敢吗?”苏少威继续挑衅。

旁边跟着苏少威一起来的两个人也是讪笑不已。

“无知,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你面对的究竟是谁。”

苏羽淡漠开口,随后一步踏前…!

想要免费阅读“天才邪医”后续全文,关注公众号“奕载文学”即可免费获取,更多古言、现言、原创、玄幻、都市、言情、娱乐、种田、科幻、悬疑、穿越、重生、宠文等免费小说尽在奕载文学。

从废柴少年到千亿富翁,他是如何实现逆袭?

大家都在看

推荐信息

猜你喜欢

新鲜事

热门阅读

娱乐新闻

精彩专题

自制面膜 马尾发型 韩国发型 去黑头 去痘印 去粉刺 丸子头 补水方法 跳绳减肥 美白方法 痤疮疤痕 收缩毛孔 爽肤水 如何祛斑 水果减肥 短发发型 祛痘方法 苦瓜减肥 去角质 减肥操 假发 头发焗油 珍珠粉 刘海发型 洗面奶 郑多燕减肥 梨花头 圆脸发型 如何保湿 油性肌肤 手部护理 最新发型 盘发 长发发型 黑眼圈 控油 春季减肥 发型DIY 新娘发型 夏季减肥 非主流发型 卷发发型 药妆 BOB头 减肥计划 可爱发型 红血丝 冬季减肥